连线拉斯维加斯:百年赌城首次停摆居民为保房子掐断网络和电视

  来自重庆的艾米(Amy,化名)是拉斯维加斯当地华人圈的一个传奇人物——在这座赌城各大赌场里渡过了最初惊心动魄的几年之后,她依靠高超技艺积累下第一桶金,并成为很多华人眼中的“赌后”。

  然而艾米的眼界从来就没有局限在几张赌台之上。在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及随后的金融危机之中,她成功杀入房地产业,并迎来了她职业生涯的辉煌,转型成为一个成功的地产商人。

  如今,艾米在拉斯维加斯不仅有着豪华的别墅,名下更有着大量商业地产,当起了赌场、影院、超市的“包租婆”。

  美国西部时间6月4日,在停摆了两个半月之后,赌城拉斯维加斯终于重开部分赌场。

  虽然当前开始艰难复工,但疫情期间赌场和居民的生活遭受的严重影响,仍然超出艾米这样的当地居民的想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独家对话艾米,并试图通过对另一个著名赌城澳门当地博彩公司的梳理,为你揭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下,博彩行业遭遇的巨大冲击。

  自赴美国留学以来,艾米在拉斯维加斯已生活了约20年。刚到美国之初,她就曾受好奇心的驱使,在拉斯维加斯赌场打算小试身手,结果当然是不出意外,把自己的学费几乎输了个干干净净。

  但凭借着重庆女孩的一股子韧劲,在哪里跌倒,偏要在哪里爬起来,她竟然开始钻研起了德州扑克、BlackJack(21点)等技艺,到后来竟然成为一个高手,并开始参加一些职业赛事,多次赢得各种奖项和锦标,在赌桌靠技艺赢到了真金白银。

  然而,任何赌场都不会欢迎一个能持续从中赚钱的赌客。而且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又有着亚洲人对财富的传统价值观,艾米深知靠职业赛事即使能赢得高额的奖金,但博彩行业终究不是积累财富的“正道”。

  因此,她依靠在赌场多年打拼后攒下的第一桶金,在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后,在房地产市场果断出手,于2008~2009年间持续以“地板价”购入了多项公寓及办公楼、商场等商业地产项目。

  在此后美联储开启印钞机、进入量化宽松时代的情况下,当初抄底的房地产早已带来了数倍的增值收益。近几年,艾米的商业地产生意越做越大,到后来不仅有超市、酒吧、健身房等入驻,甚至还有了电影院、中小型赌场、卡拉OK等娱乐机构租用她名下的产业,自己开始当起了“包租婆”。

  艾米很自豪地告诉记者,租用她名下物业的有一家赌场,开设了94张赌台,在赌城里虽然算不上大型赌场,但也是一家上市的公司。

  “不过自从上个月中旬以来,赌城经历了建市以来历史上的第一次停摆,现在几乎完全丧失了原来的那种活力,连标志性的璀璨灯光都已经熄灭,让‘不夜城’看上去就像一座空城、僵尸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艾米这样表示。

  拉斯维加斯的封城是从美国西部时间3月中旬开始的,此时其所在的内华达州已经跟美国多个州一样,宣布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进入灾难状态或危机状态。受封城令影响,赌场、商场、餐馆都暂停营业,学校也开始停课。

  “原本在3月初有一场小型的比赛,只有24个人参加,奖金总额有50万美元,我已经顺利晋级了,感觉赢面还挺高的,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我和几个选手率先提出来退赛,后来这个比赛也不得不临时中止了。”艾米透露。

  拉斯维加斯的经济本就严重依赖博彩业,以及围绕博彩而开展的酒店业、旅游业等服务行业,赌场停业,带来的就是全城停摆。而这也是从1905年当地建市以来所从未遭遇过的现象。

  大萧条时期,拉斯维加斯还只是一个小城市,当地的博彩业真正进入高速发展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其后这一行业经历了长期繁荣,带动大量就业,并催生出大量豪华酒店,在本世纪初迪拜等中东城市诞生新一批摩天大楼之前,这里一直是全球高档酒店最为集中的城市。

  据透露,仅在内华达州南部,旅游和博彩业就创造了至少40万个就业机会。“疫情一来,大量赌场和酒店开始临时性裁员,数以万计的服务行业员工不得不陷入短期失业。”艾米告诉记者,绝大多数美国人不像亚洲人那样有储蓄的习惯,如果失去工资收入,就意味着无法支付房贷、车贷等贷款,甚至连日常生活消费都捉襟见肘。

  不过,不同的企业在裁员时,往往会给予一定金额的补助,但具体情况视企业不同有很大的差别。

  比如艾米先生的弟媳,此前在著名的美高梅国际酒店(美股代码MGM.N)上班,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及酒店运营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博彩公司之一,但今年3月开启裁员,她先生的弟媳便也被公司辞退。

  “先是收到一封正式的裁员信件,通知公司将要裁员,之后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不用再上班,但还能拿到薪水,半个月之后就是正式失业了。”艾米说,她先生的弟媳已经失业两个月左右,目前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失业救济。

  “失业人员可以领取unemployment benefits(失业救济),这个失业救济是每周600美元,每月大约2400美元。”艾米介绍说,不过这个失业救济有领取的时间限制,最多只能领半年,如果有工作机会重新受聘,就会自动终止。

  “对低收入阶层的民众而言,这个救济金基本能够弥补日常生活的花费,但对原来工资收入较高的群体来说,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如果背负着房贷、车贷或者其他贷款,那压力还是很大的。”

  艾米说,除此之外,在美国联邦政府出台超过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之后,内华达州也和其他州一样,每个年收入不足7.5万美元的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个退税支票。“基本每个人能拿到1200美元,直接退到账户里,不过我和我老公就拿不到了。”艾米说。

  但也并非所有的赌场都在裁员。“有的赌场可能是原来工会势力比较强大,资方就不能随便裁员,比如赌城的另一家博彩业巨头永利度假(WYNN),我听说他们公司基本没怎么裁员,当然领到的薪水可能会比过去有减少。”

  官方公布的数据也间接证实了艾米的观感。事实上,内华达州疫情虽然远不如纽约州这样的重灾区,但由于其特殊的行业构成,导致失业率高居全美第一。

  据估计,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和经济停摆打压之下,内华达州截至6月30日的财政缺口可能超过9亿美元,以至于州长不得不动用储备金来弥补漏洞。

  尽管内华达州的疫情严重程度远不如纽约州等重灾区,但依然创下了一个全美之最——4月份失业率高达28.2%,几乎比全美平均失业率高出近一倍,尤其是住宿和餐饮服务业,失业人口占比超过40%。

  最近一周以来,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的抗议活动加速蔓延,目前全美至少有140个城市发生骚乱。当地时间6月2日,拉斯维加斯警方发布公告,在此前一晚的抗议活动中,有两名警察在赌城大道被抗议者击中,造成一死一重伤。

  在这样纷乱的背景下,艾米也担心,内华达州上周宣布赌场重开,可能会被迫流产。

  在艾米约20年的居民生涯中,赌城也曾经历过几次重大事件,比如2001年的911事件、2007~2008年的次贷危机及金融危机,包括2009年到2010年包括美国和墨西哥在内的流感大暴发,但具体到拉斯维加斯,对全城的博彩、旅游和酒店行业来说,都没有产生特别重大的影响,反倒是2017年10月,在市中心的曼德勒海湾大酒店发生一起白人枪手制造的枪击惨案,当时有参加乡村音乐节的约3万名观众在现场,事件导致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这一时刻在当地居民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但所有这些事件,都没有造成过全城性的影响,没有波及几乎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居民。”艾米告诉记者,实际上拉斯维加斯不光是一个赌城,它的酒店、旅游、会展等行业都极为发达,甚至在全球领先。

  “比如在全球最大、最著名的CES消费电子展就是每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还有大量药品、奢侈品的展会,几乎全年各个时间段都算得上是旺季。”艾米说,以往拉斯维加斯国际机场每过三五分钟就有一架大型客机起降,小型商务飞机也络绎不绝,但如今长年车水马龙的景象已经不再。“前几天我的朋友还发给我一个短视频,上面是一个野鸭的大家庭在最繁华的赌城大道上悠闲漫步,标题是‘野生动物重新申明对领地的所有权’。”

  赌场和酒店关闭期间,将停止向全职员工支付薪水,这也造成大量人员生计艰难。一些租住在艾米名下公寓的租户,也开始暂停缴纳房租。

  “以前根据内华达州政府的规定,如果租户不缴房租,业主在发出通知5天之后,就可以对租户evict(驱离),但现在疫情期间,即使租户不缴租金,也不能强行evict。”艾米透露,仅此一项,她今年在租房收入上就会遭遇惨重损失。

  艾米介绍说,联邦和州政府也表示,希望业主能为受疫情影响的租户减免租金,政府也会为此对业主进行税费减免等扶持和补助,但总体上远远不能弥补自己在房租上的损失。

  “这一次赌博业、会展业和酒店业受到的冲击太过严重,我预计4月份有85%的租户可能都难以缴租。”艾米说,比如租用她名下物业的那家94张赌台的中型赌场,目前已经欠下4月份整月的房租,“5月份的租金也会在第一周就到期,到现在赌场方面只是提出希望缓交,因为歇业也还没有跟我及时沟通,不过他们是上市公司,应该可以打官司追讨,但会比较麻烦。”

  不过,当记者问起是否有博彩业公司陷入经营的困境而出现破产、兼并或者重组等情况时,艾米表示到目前为止,她倒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案例。

  “经营艰难肯定会有的,但是破产应该还不至于。博彩业的公司一般现金流都比较充沛,通常比其他行业有更强的抗压能力。”艾米说,她的先生是个股民,之前在3月份的时候,美股连续创下多次熔断的纪录,博彩行业的上市公司因为受疫情影响更成为“重灾区”,股价不断下挫,而颇有眼光的艾米先生就在3月中旬果断抄底,买入了美高梅等博彩行业的股票,在随后的反弹行情中,赚了不少。

  “这就算题内损失题外补吧。”艾米乐观地表示,虽然不能弥补自己在物业租金上的损失,但最困难的时期总会过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6月4日重开赌场的计划能否顺利执行。

  资料显示,拉斯维加斯上一次出现关闭赌场的情况,还要追溯到1963年11月25日,当天全美为遇刺的肯尼迪总统举行葬礼,而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也只在早上7时到午夜关闭。

  但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从3月中旬以后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对于在赌场工作的员工来说,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日前发布的一篇报道介绍称,一名在当地赌场服务台工作十多年的员工金伯利·艾尔兰,因为疫情暂时失业。目前,她只能靠存款和失业救济维持生活。而在此同时,她还要接济正在休无薪产假的女儿。就在赌场关闭的前几天,艾尔兰的女儿刚刚生下了一个宝宝。

  “钱正在耗尽,我们大部分人都很低落。”艾尔兰感慨说,更糟糕的是,她并不知道赌场的工作人员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工作,或者返岗会发生什么。她认为,面对疫情,拉斯维加斯其实缺少准备。

  不光是对于赌场工作人员,疫情所带来的全面关闭措施,对拉斯维加斯的周边产业也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在拉斯维加斯全面关闭赌场的时刻,拉斯维加斯一家赌场内餐厅的服务员齐卡斯因为疫情被辞退,而此刻他正好该还房贷,如果无法按期还贷,住房就有可能被银行收回。

  为了节省开支,齐卡斯马上断掉家中的网络和有线电视。眼下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房贷可以展期,由此可以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他能做的唯有等待而已。

  不过,对于马上重开赌场的提议,齐卡斯并不支持。“生命最为宝贵,你无法用金钱换来生命。”他表示,比起重开赌场,他更希望在赌场关闭期间,雇主还能照常发放工资。

  “政府希望人们都待在家里,但并没有在经济上帮助大家维持生计。”拉斯维加斯居民瓦利西娅·安德森(Valicia Anderson)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情使她不堪重负。

  瓦利西娅·安德森现年45岁,她的丈夫乔沃恩·安德森曾是一家赌场的工作人员。3月16日,乔沃恩被解雇,女儿的治疗费用、电话费和房屋租金沉重地压在这个家庭身上。

  女儿妮拉(Nylah)现年8岁,在1岁时被诊断患有发育障碍,6岁时确诊消化系统疾病。此后,瓦利西娅·安德森辞职专门照顾女儿。

  乔沃恩失业后,家里没钱再给妮拉买药。学校改为远程教学,但是安德森家的电脑太过老旧,很容易在上网课期间出问题。尽管安德森夫妇一直在试图掩饰内心的不安,但还是被女儿察觉到了。

  就连这座城市的无家可归者,也在疫情的影响下改变了生活方式——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因为发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而关闭,这些无处可去的流浪者被当地政府安排在停车场中,地面上每个画好的停车位成了供流浪汉暂栖的“铺位”,而这也是为了保持“社交距离”的需要。

  不过,虽然无家可归者有了临时的庇护所,但其中许多人并没有御寒衣物,这意味着露天的环境对这些流浪者来说并不容易。虽然说庇护所提供御寒的毛毯,但这些毛毯并不能保证得到充分的消毒,何况数量也不够。

  而在赌场和酒店统统关闭的同时,一些娱乐场所为了维持基本运作,想出了不少奇特的方法。

  此次疫情期间,“免下车”新冠病毒检测法从一开始便名声大噪,成为应对疫情的一项有效方案。而据《今日美国》报道,拉斯维加斯的一家俱乐部居然也从中学到了经验。

  为了在遵守社交距离禁令的同时保持正常经营,老板选择在疫情期间提供一项全新的服务——“免下车”(drive-thru)舞蹈表演。在演出中,客人可以不用下车,就在轿车的前座看表演,不过需要与舞者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

  5月7日一大早,《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刚醒来拿过手机,就发现微信里有二三十条未读信息,点开一看,竟然全都是艾米发来的拉斯维加斯当地的照片。一算时差,此时应该是西部时间6日的下午5点,于是用微信语音连线艾米,在致谢的同时,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NBD:谢谢你发来的赌城照片,这都是你自己外出拍的吗?你们的禁足令终于取消了?

  艾米:禁足令还不能说取消,但是确实放松了不少。之前本地政府只允许居民外出购买食物、药品,但现在可以出门运动,比如跑步、骑行都没问题,但是人群依然不能聚集。

  我在家憋得太久,老早就想出门活动活动,但我先生是个胆小惜命的家伙,跟我开玩笑说,你要说出门去的话,回家也要隔离至少半个月,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出门,这些赌城里的照片,都是我姐今天外出的时候拍下来的。

  艾米:对的。现在所有跟博彩、旅游相关的服务行业,都依然处于停工状态。之前曾经有过说法,说州政府考虑过4月底5月初部分复工的计划,但后来也都推迟了。

  现在拉斯维加斯里有一些餐馆恢复了营业,但很多都是接外卖,听说州政府对接待堂食的餐馆有一定要求,需要在一定面积以内,应该是不超过几千平方尺,具体我不太清楚,折算大约是几百平方米以内,好像对顾客入座也有要求,不过我最近一直没有去过餐馆,具体规定不是特别清楚,但像酒店餐厅那样的大型餐厅,肯定是没有营业的。

  艾米:对,一直在家上网课,到现在也是如此,具体什么时候返校上课也还没有消息。我们听说内华达州的高校计划7月1号部分恢复线下教学,但也只是恢复部分面对面的夏季课程,然后到今年秋天,再全面恢复秋季学期。

  不过内华达州基本都是在沙漠地带,夏季白天气温几乎就没有在100度(华氏度,约等于38摄氏度,编者注)以下的。所以如果线月返校上课,也够这些孩子们受的。

  艾米: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位于美国中西部,总体上来说地广人稀,再加上赌场、酒店关门,服务业停摆,所有人员都处于居家隔离的状态,因此跟纽约、新泽西这些疫情严重的州相比,我们这里的情况要好很多。

  按照最新统计,内华达州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有5700多人,还不到纽约州33万病例的零头,死亡人数有280多。最近一段时间,住院和重症监护病房的人数也开始减少。不过,内华达州的确诊患者有接近80%都在克拉克县,而拉斯维加斯就是克拉克县最大的城市,所以也可以说,州内多数患者还是集中在我们这个城市。

  我个人觉得,这跟拉斯维加斯是人员流动性有决定性的关系。这里是赌城,国际间的人员往来在中西部算是最频繁。在武汉暴发疫情之后,美国一开始虽然对中国实行了旅行限制措施,但当时还没有针对欧洲国家,而是拖到3月份才采取了相似的措施,而那个时候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了。实际上,拉斯维加斯开始封城是在3月中旬以后,那个时候酒店、赌场里来的客人,你想想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都是来自欧洲。

  说到是否恐慌,我觉得也有,但也算不上多厉害。实际上,因为有国内的经验,在美国西海岸开始发现有新冠肺炎病例以后,我们本地的华人,很多就开始自发戴起口罩了。但与一些欧洲国家相同,戴上口罩以后,本地居民反而会大惊小怪,觉得你患上疾病才会戴口罩。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这里戴口罩的人是非常少的,直到封城、禁足以后,才慢慢适应了出门必须戴口罩。

  NBD:你们听到过什么有趣的故事么?当地华人有没有遭遇一些歧视性的对待?

  艾米:我们一直很关注疫情,也知道联邦政府和国会里都有一些政客试图把疫情甩锅给中国,但这样的情况应该还是少数。加上封城以后我们基本就没有出过家门,所以身边接触的情形还不多,另外美国的亚裔种群很多,除了华人,日裔、韩裔包括越南裔数量都不少,所以我觉得如果是跟陌生人接触的话,出现这种直接敌意的情况可能不会太普遍。

  在国内疫情发生以后,我们本地的华人华侨都很踊跃地进行捐赠,主要是筹集口罩和防护服等用品,在2月初就寄回到国内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听说过一些有趣的事情。

  比如韩国在暴发疫情之后,西海岸的韩裔和侨民也曾经进行过捐赠。但没过多久,韩国控制得不错,美国的确诊病例开始激增,这个时候有韩国的机构给在美侨民回捐口罩,但听说后来接到通知,说政府征用了,被送到了纽约,因为当时纽约疫情最厉害。不过后来过一段时间,又寄回给了韩国侨民,说纽约那边不需要了。

  不只是拉斯维加斯,在全球范围内的多个赌城,博彩行业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持续而猛烈的冲击。

  在东方赌城——中国澳门,今年4月当地博彩业收入出现有统计以来最差的“成绩单”——5月1日,由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澳门博彩业毛收入为7.54亿澳门元,同比下降96.8%,仅为去年同期的一个“零头”。

  7.54亿元的数据,也是自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公布月度博彩收入数据以来(2009年1月起)创下的历史最低纪录。

  2月4日,澳门特首贺一诚宣布,为防止疫情扩散,计划暂停博彩及娱乐业半个月。当月,澳门博彩业收入即出现“断崖式”下滑——毛收入仅有31.04亿澳门元,相当于1月(221.2亿澳门元)的14%左右。

  15天后的2月20日,澳门赌场大都重新开放。然而在防疫规定延续、世界疫情前景还不明朗的前提下,这些赌场的运营依然没有出现明显复苏。

  一位接受采访的澳门当地博彩从业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现阶段澳门的赌场已经重开,但按照防疫规定,一张赌桌上必须间隔安排座位,即最多只能坐满一半的赌客,赌场的上座率因此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由于与澳门临近的广东省自今年3月起要求境外入粤人员一律隔离14天,集中隔离食宿费自理,导致从广东各口岸入境澳门的赌客基本“归零”。在这两个措施的影响下,澳门的赌场已基本没有什么内地的赌客。

  数据也佐证了澳门赌场惨淡的现状:3月份澳门博彩毛收入环比出现小幅反弹,但澳门特区政府又宣布自3月25日起,禁止所有外国人及14天内曾到外国的内地、香港和台湾居民入境。也正因为如此,4月澳门博彩业毛收入打破有数据以来最低纪录。

  澳门博彩业上一个表现比较低迷的时期是2009年,当时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前7个月的毛收入全部都不足百亿澳门元,其中最低的2月只有79.12亿澳门元。但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甚至比2009年更为低迷——今年除1月外,其余月份的毛收入都远远低于2009年表现最差的2月。

  从澳门特区政府所发布的一系列统计数据看,不光是博彩业,与之密切相关的旅游业和住宿业在今年一季度也受到巨大冲击。

  澳门特区政府官网发布的来澳旅客人次数据显示,今年2月和3月,海路、陆路、空路来澳人次全部大跌超九成,并全部创下2008年1月以来最低纪录。今年3月,从海路进入澳门的人次数更是低到前所未有的123人次。

  尽管遭受疫情的严重冲击,但随着美国部分州政府开始重启经济,而包括我国澳门特区在内的亚洲多地疫情防控向好,资本市场近期对博彩行业总体上仍比较看好。

  在纽约股市,美高梅(MGM.N)是拉斯维加斯运营酒店数量最多的集团。这家博彩和酒店行业巨头3月底从股价低点大幅反弹,过去6周时间里反弹幅度高达140%。

  尽管如此,该股今年以来仍然下跌了57%,其4月30日发布的财报数据也令华尔街投资者失望。

  美高梅CEO比尔·霍恩布克尔(Bill Hornbuckle)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解释了逐步重启业务的计划。他表示,一旦拉斯维加斯的业务获准重启,美高梅也将会重启旗下的几家赌场,包括中等价位的纽约赌场酒店(New York-New York Hotel & Casino),以及较为豪华的贝拉吉奥(Bellagio)。

  该公司近期将会发布一项逐步重启业务的详细计划。霍恩布克尔表示,消费者信心是经济复苏的关键,重启业务的措施需要在深思熟虑以后,建立公众信任。

  另外,美高梅的CFO桑德斯表示,前往拉斯维加斯的客流有一半是通过自驾游实现的,这比飞机安全。他预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将会出现一些“报复式的消费需求”。

  而在澳门博彩企业集中上市的港股市场,从博彩企业陆续发布的一季度业绩情况,能更加全面地反映出疫情给博彩行业带来的挑战。

  目前,澳门6家拥有赌牌的博彩企业(澳博控股、银河娱乐、新濠国际、美高梅中国、金沙中国、永利澳门)已全部在港股上市。截至5月10日,这六大博彩企业中已有4家公布其一季度运营情况。

  4月23日,金沙中国(01928,HK)最先发布公告称,2020年第一季,金沙中国的净收益总额比2019年第一季减少65.1%。

  5月3日,美高梅中国(02282,HK)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总收益2.72亿美元,同比减少62.97%。

  5月5日,澳博控股(00880,HK)发布公告,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在公共卫生事件下受到严重影响,导致集团2020年第一季度的总收益、博彩毛收益及博彩净收益分别较2019年第一季度减少62.1%、62.2%及59.8%。

  5月7日,永利澳门(01128,HK)发布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第一季业绩,该集团期内经营收益总额为4.89亿美元,同比减少60.9%。

  从上述数据看,澳门已经发布一季报的4家博彩企业,其总收益降幅全部超过60%。叠加成本等因素后,最终这四大企业一季度全部出现亏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去年一季度这些博彩企业的盈利状况相当出色。

  从各大博彩企业披露的财务状况看,行业特性所带来的充足现金流,可以使得这些企业在疫情冲击面前能够表现得相对从容。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挑战,澳门的博彩企业是否能够继续支撑?

  此前,摩根大通曾发表报告预测,假设澳门博彩业营收跌至零,六大博彩企业的现金流足以支撑1.3~6年。

  这份报告指出,从六大企业去年底的流动性看,金沙中国有45亿(美元,下同)、银河娱乐为68亿,永利澳门有22亿,新濠有27亿,澳博有33亿,美高梅中国则为10亿。而这些公司每日营运费用约为440万到150万美元之间。

  根据六大博彩企业各自的现金消耗情况,在零收入状况下,银河娱乐有足够现金生存6.3年以上,澳博则为4.1年,金沙中国、永利澳门、新濠国际则依次为2.1年、1.7年及2年,美高梅为1.3年。

  中泰国际也以金沙中国为例分析认为,该公司的现金流非常稳健,抗风险能力强大。

  截至2020年3月31日,集团持有现金等值物8.14亿美元,尚余20亿美元的循环融资可动用。

  管理层透露,目前公司每月营运开支为1.1亿美元,每月的资本开支为5000万美元,因此在极端情况下,公司可在“接近零收益”的环境下支撑18个月。

  家底雄厚,加上各项刺激政策正陆续出台,使得这些博彩企业的股价在此前的大跌之后,近期正稳步收复“失地”,反映出市场对博彩行业前景依旧看好。

  该报告分析认为,纵使澳门行业和集团在未来中短期将可能继续受到疫情的影响(主要在出入境政策、签证和防疫措施上),但相信旅客对澳门旅游的需求依然强劲,尤其是在全球疫情还比较严重的情况下,澳门相对是一个比较好/安全的旅游目的地。

  一边是疫情防控,一边是经济停摆,两者之间想要做好平衡,本就是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如今半路再杀出一个“抗议”的程咬金,赌城拉斯维加斯“太南了”。

  美国西部时间5月27日,赌城所在的内华达州州长希索拉克宣布,他将允许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在6月4日重新开业,并表示欢迎游客重返该城。

  重开赌场,难道是赌城百年来首次停摆之后,抗疫已经取得胜利了?恐怕这不是事实。

  虽然内华达州本身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只有不到6000例,但这主要是因为该州地处西部沙漠地带,地广人稀的缘故。

  就在内华达的西部近邻加利福尼亚州,其公共卫生部门5月28日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内加州报告了2617例新增确诊病例,为单日确诊病例最大增幅。

  据估计,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和经济停摆打压之下,内华达州截至6月30日的财政缺口可能超过9亿美元,以至于州长不得不动用储备金来弥补漏洞。

  艾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表示,尽管最近两个月来大街上行人绝迹,餐馆、赌场关门闭户,但总体上该州无论是确诊患者还是死亡人数,在全美都排不上号。真正让当地居民担忧的,还是作为支柱行业的博彩、旅游、酒店等服务行业停摆,不仅丧失大量就业机会,甚至由此引发广大中低收入群体的生存危机。

  重开赌场本是一个疫情防控和经济停摆之间做平衡的两难选择,然而最近一周因非洲裔男子暴力执法致死而席卷全美的抗议活动,让赌城能否重启又充满了变数。

  截至美国西部时间6月2日,拉斯维加斯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4天,人群的大量聚集不仅增加了病毒传播的风险,还让计划中重开的赌场面临抗议者进入并生事的可能性。

  对于赌场来说,现在最大的风险恐怕不仅仅是新冠病毒,还有疫情后民众压抑太久的情绪在抗议活动这个宣泄口是否会失控的问题。

  就在当地时间1日晚,拉斯维加斯爆发的抗议活动中,有抗议者向,造成两名警察一死一重伤。这样的惨剧,对重开赌场是否带来影响还有待观察,我们也将继续关注赌城重启后的最新动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